隔壁有大鱼

暗中观察 一坑到底

未曾永恒 [1] Ming•Kit

*OOC  AU预警

*师生的老梗   老师Kit×学生Ming


下章有假车

——————————


正文


毕业两年了,Ming的工作也在曼谷稳定了下来。不管是靠关系还是靠实力,说法很说,Ming也不予理会,但做工程师,是自己热衷的事。

Ming将手头上的图纸叠好放在了办公桌的一旁,走到门口的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服。

两天前接到班长Lin的电话说周末会组织同学聚会,Ming大帅哥一定要来才行,在电话里听到Lin兴高采烈的说Kit老师也会去的时候,Ming有些犹豫。
Kit老师...

Ming挂掉电话后,头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一天的所有复杂情绪都变成了此刻的烦恼。


很怕见到他,又想见到他。


大自己七岁,但却单纯的犹如懵懂少年,那个曾经在自己怀里撒娇抱怨时总羞红的脸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Kit,我好想你。




Ming怕深秋的夜还是会有些凉,出门前拿了件外套,这才悠悠地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

站在饭店门口划亮了手机,撇了眼班长发来的短信,Ming也跟着短信内容指示,朝着订好的包厢走去。
“嘿,伙计们”Ming依旧是班上那个人缘最好的男同学,进了包间就热情地跟大伙打着招呼

“咦,Ming大帅哥来了”
“两年不见还是这么潇洒啊”
“我可听说你现在在曼谷一恒工程公司,待遇好着呢”

性格开朗又爱玩的校之月出现,自然是吸引了话题,老同学们都打趣着Ming,Ming也不是怯场的主,统统玩笑回应着。
眼神轻轻撇着,没有看到Kit老师的影子。
松了口气,又叹了口气。

Ming就这门边的空位置坐下,同学们陆陆续续到达,整个包间也热闹非凡。

“Kit老师,您终于来了!”Lin站起来对着门口喊了一声。
Ming转头看过去,Kit穿着米色的长袖卫衣,脸上的笑还是带着酒窝。
Kit挠了挠头,轻轻说“不好意思啊同学们,刚刚下了课又被分管教学的副院长拖去开了个短会”

“Kit老师,您怎么还是那么年轻,别人都不相信我是您学生”女同学们看到亲近的老师来也不免要打趣一番了
“Kit老师现在还是那么受欢迎呢”
“那肯定啊,我们Kit老师那么可爱”

是啊,他那么可爱,但他好狠心。
Ming不再看Kit,将头转了回去。

Kit故作严肃状地说“行啊崽子们,现在管不了你们了,你们都敢调侃我了”
班长连忙从位置上起来领着Kit坐下,“是是是,我们错了,我们想您嘛”
抬头一看,位置却正好在Ming的对面,kit内心也是七上八下。

撞见Kit的眼睛,Ming竟然捕捉到了他的一丝闪躲。
愧疚吗?没必要吧。Ming无奈的自嘲。

大家拿往事下酒,不说思念,只谈过往。
“我毕业两年了,头一次这么开心地发自内心的笑,同学们,谢谢你们,真的。”班长Lin拿着酒杯,说话间竟然有些哽咽,随后一饮而尽。
酒的量已经到位,班长的这番话又像是唤起了当初的离别与现实的无奈,同学们之间的情谊又在饭局上加深了一些,原本关系一般如今却仿佛相见恨晚,开始互相诉说着真心与难过。

Ming也喝得挺多,眼神总在不经意见瞟着对面的人。
“Kit老师,您还好吗?”
Ming突然冒出的一句话,惊了自己一下,也惊了对面的人。
Kit听到声音后眼神也看了过来,他抿嘴轻轻笑着,脸上的酒窝浅浅的在两侧,然后朝他点了点头。
Ming差点就控制不住眼睛里的湿润,差点就让他们结成水珠。他咧开嘴笑,“好就行,好就行”,闭着眼睛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完,借着仰头的机会,没有让眼泪暴露在kit面前。

我也很好,我只是很想你....

.....我不好,一点都不好。


一顿漫长的饭吃完,大家意犹未尽,有人提议去酒吧继续玩。
Kit听闻只好连忙拒绝“你们去吧,你们同学朋友的,玩得开,我就不去瞎掺和了。我明天也还有安排,不能再喝了”
班长也不再拉着Kit老师,“那行,Ming你送一下Kit老师吧,读书的时候Kit老师没少照顾你”
那个时候大家都只知道他和老师关系很好。但他却犹豫了。分手没有快乐的旧情人,在一起会有多么尴尬。想,又不想。

“别了,我一个老师还需要学生送啊,我自己回就行了,你们去玩吧”Kit摆摆手回着,也没看Ming。

Ming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头,他又拒绝我了,从追他开始,他就一直在拒绝我。

“老师,这么晚您一个人回去真的挺危险的,而且您看起来真的跟个未成年一样,又喝了点酒,同学们不是担心你吗,您听话吧啊”喝了点酒的班长也开始瞎说话了,语气竟然是像教孩子一样。

还勉强保持清醒班长,安排着这一群喝多了的人,“那其他同学跟我走,Ming,酒吧等你啊”
Ming点了点头,“好。”
Kit见Ming答应了也不再推脱,点了点头,跟同学们挨个道别。

“Kit老师,您住哪”Ming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后门回头问Kit。
“...原来那里”Kit轻轻说完,然后坐了进去。

Ming对这个回答愣了一下,原来那里...
那,你还在原来那里吗...

稍稍顿了一下,Ming也坐进了后排座,然后跟司机说出了地点。

两人坐在一排。
双方的尴尬,一个车的沉默。

“你工作还顺利吗”Kit打破了沉默
“嗯,您怎么样”
“嗯”
....

车上两人的聊天,连司机师傅都觉得尴尬,默默地调大了些音响的声音。不过幸好这个时候不堵车,路上并没有耽误多久。

Ming和Kit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就像以前两人晚上在外面吃了饭打车回来一样,kit总是揉着肚子叹气,失落地喊着“下回一定少吃点”,却又立刻蹦进便利店去选一些“帮助消化”的零食。
这个地方的便利店还在,只是旁边的路灯已经不再亮了。

Ming不再出神,握紧了些手里的外套,“我送你进去”
Kit嘴里的“不用”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Ming的大跨步抢了先。

凉风吹来,松垮的衬衣领口提醒着Ming这是凉季。

秋天的夜晚真的挺凉的,Ming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衣服,停了下来,转身将手里的外套披在了身后低着头的Kit身上。

Kit立马抬头推开了Ming,“不用”

Ming很尴尬,也只是慢慢收了手,站着没说什么。

“...对不起”Kit看到他的低落

“没事,老师”Ming笑了一下

“我是说....算了”Kit叹了口气,“走吧”

凉风和冷语,Ming酒醒了不少。走在前面的Ming暗自懊恼,自己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对他做这些关心他的事,明明自己已经没有资格。


进了小区门,朝着那栋楼慢慢走过去,两人一路也没有话可聊。私人生活已经不用对方再来过问了,也没有做回朋友必要了,以后没机会再打交道了。

Ming只是还在想,今晚被拒绝两次。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楼下,“上去吧”Ming站定说“Kit老师,再见”

Kit点了点头“再见”,走了两步后又回头说了句“谢谢”

微微含笑,出于礼貌。

Ming也笑着挥了挥手。


Kit走到楼梯口时回头看一眼,Ming走了。他不在那,他没有像以前一样等自己回头看他。

想哭,却又没有理由。眼眶湿了下,还是没有滴下泪来。算了,没缘分就算了。


TBC

评论(1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