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有大鱼

暗中观察 一坑到底

嘴里眼里心里 Ming·Kit

*轻微OOC  请注意查收

*食用愉快哦~

正文

[1]

Ming在学校的影响力大家有目共睹,虽说是待谁都客气亲近,只是也不见他与谁有明确关系。Kit在健身房偶遇Ming之后,两人顺路吃了个饭,Kit听了Ming给他数自己的前女友,这才了解到,这个校之月和Pha是一个德行。不过Ming和Pha走的路线大相径庭,Kit倒是很欣赏Ming的大方坦然。

Ming因为总要为Forth助攻,没少去医学院,后来Forth终于追到了工院大嫂,Beam也会拉着Kit往工程学院跑。这一来二往,Ming和Kit两人也就成了朋友。Kit最后发现Ming人缘好是有原因,既有趣又热心,为人也有礼貌,对Ming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再后来,不需要有Forth或者Beam在,两人也会偶尔约着朋友们一起吃个饭喝个酒。Beam还为此抱怨Kit和Ming出去玩不叫上他,Kit连忙摆手“可不敢可不敢,您是工院大嫂,被抓到我会被打死”

终于狂野医生帮发现三人的塑料感情快要因为谈恋爱而破裂了,于是Pha在三个人的群聊里吆喝着大家约着要去吃饭。只见Beam的头像后面跟的毫无感情的几个字拼凑出了一句“Forth和我一起”。Kit见形势不对,现在不用想也知道会去五个人了,但这其中只有一个单身狗。

这种时候就得掏出手机叫上小伙伴才行了。
“Ming,晚上吃饭,我们六个人啊”Kit在寝室系着鞋带,手机开着免提对着电话说着。
“学长啊,我还在学院实验楼焊铁啊,你来接我吧”声音里是满满的心累与悲哀。
“哈哈哈,本学长马上开着飞车来接你,你赶紧的”

开着车到达Ming所在教学楼的外面,打了个电话过去催促,电话里的Ming说着等一下,然后就跑过来拉开车门说“Kit等等我,我老师那还没好”
等着Kit点了点头,Ming才又笑着跑回去。一等二等还是没出来,Kit手机上全是另外两个老铁的催促消息。 
Kit也只好拿着电话再次打过去,Ming没接电话,Kit也没再连接着打过去。拿着手机回了消息,把迟到的锅也都给了Ming。
消息回到一半,车窗被敲了敲,Kit摇下车窗,就听见了来自Ming的熟悉声音,“学长,再等我一下”
Kit一副要打人的样子瞪了瞪趴在车窗外的这人,Ming露出牙齿讨好地笑着,发现并没有换来kitty猫学长的宽恕,只好撅了撅嘴,又放低了些语气“就一下,Kitkat”

当下,Kit像是魔怔了一样,眼里只剩下这张脸的撒娇样子,手里握着的手机还亮着屏幕,但却似乎是没有重度的摊在手上,脚底柔软的垫子也失去作用不复存在,车窗外Ming背后的太阳光无论多美也不再重要。

眨了眨眼睛努力让自己回到这一秒,Kit点了点头。于是又换来了Ming闭着眼睛 努着嘴的响亮亲亲。
待Ming走后,Kit才像是回忆起了刚刚那恍若隔世的一秒钟,内心跳动的频率仿佛不大对,似是漏了一拍,又像快了两拍。

狂野医生帮的虚假情意仍在继续,互怼、调侃依旧是日常必达成就。但自那顿饭以后, Kit却整天整天地都在烦恼,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理由更是增加了浮躁情绪。或许是因为最近长了一个痘,又或许是报告还没写完,亦或者是早起时候发现手机没充电。就像仍在观察期还躺在吊针下的无力病人,任何小毛病都在加重病况。
翻来覆睡不着的失眠夜里,不自觉就会想到那天下午Ming努着嘴撒娇让自己等的样子。可奇怪的,反而是Ming这样的动作并不奇怪,一切场景中,奇怪的只有Kit。

可偏偏那一下,就是不太对。

[2]

周末下午Ming交完报告,从学校开车回宿舍的路上,迎面就看见来往人群中的Kit咬着冰棍,手里还拎着一袋零食走着。看着这人穿着宽松T恤和短裤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栗色的碎发塌在额头并没吹上去,却是刚好衬得他那清澈的眼睛更显纯净。

Ming起了坏心要去逗一逗这小巧的学长,故意慢慢停在路边,摇下车窗大喊了一声“Kit同学!”

Kit被这一声大喊吓得不轻,刚咬下的一大口冰棍就这样从嘴里掉到了地上。四周环顾了一下,发现作恶的人还在车里靠着窗户嘲笑着,Kit狠狠一口咬完剩下的冰棍,就着手里的棍子,对着那窗户就是一个投标动作。

看着这一动作,Ming当下做出的反应是立刻低头躲起来,却没想到下巴就这样磕在了窗户上。正准备嗷嗷叫疼,下一秒就听到了一阵来自调皮蛋Kit的爆笑。Ming揉着下巴,往车窗外望去,Kit弯着腰咧着嘴大笑不止,手里的冰棍支撑棒仍然还握着,脸上的酒窝确切地反应出该主人现在的明媚心情。

果然害人终害己,Ming委屈地看着那个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笑得正欢的小朋友,委屈道“Kitkat,还没笑够啊”

看着Kit将手里的垃圾一个投球动作扔到垃圾桶,Ming把车门给人拉开,谁知Kit一上车就是一句“嗨呀,自讨苦吃哟”

Ming看他这副得意的样子,反而衬得今天这个顺毛小朋友愈发可爱。Ming伸手揉了一下Kit的头发,却没想到柔软蓬松的短发带给手掌的是意外的满足感,Ming干脆又贪恋地揉了揉不肯拿开。

可Ming这手掌底下的人不乐意了,反手一把打开Ming的手臂,瞪了一眼身旁的人,气鼓鼓地将手环在胸口,“怎么那么欠呢”

Ming看他生气的样子,终于找到了成就感,欺负软萌小学长原来是这么爽的一件事。心里也偷偷好笑,今天怎么就这么欠揍呢。一直知道Kit脾气火爆,但Ming却从来没觉得过他可爱,按照过去相处的情况来看,自己也并非喜欢逗弄他,反而是一同去恶搞别人。Ming又看了眼顺着自己目光盯过来的Kit,还是觉得,可爱。

“一块吃饭吗”Ming发动了车子上路,看着Kit撕开一包零食乖巧地点了点头,Ming心里简直被挠着痒痒,想问一问这个小家伙今天是吃了哪样零食变得这么可爱的。

Kit将零食包递了过来,Ming伸手拿出一片喂进嘴里。一切照常,并无不同,可Ming的嘴角却就是不自主地挂着收不住的笑。

晚上Ming收拾好了自己躺床上,抱着的电脑闪烁着Kit发来的消息“不准再揉我头发,谁都不准”。消息框上名字为Kitkat的人又发了一条过来,“不然会长不高”

Ming心里好笑Kit对身高的执念,其实也客观觉得Kit这样的身高让人环着肩膀非常合适。Ming笑着敲完了一句“不用长了,很合适”发过去,

Kit已读但却没有回复,Ming又故意追问着“那我还能揉吧”

“...嗯”

有特权了?正想着,Kit又回了一条“但不能跟他们说”

了然一笑,Ming合了电脑,手指轻轻敲着电脑盖,想起白天这人的可爱样子,加之方才的一句默许。

简直,戳到心窝里。

 

[3]

Kit和Ming的关系依旧维持如旧,没有更进一步,也没有任何疏远。可Kit纠结的日子仍在继续,Beam和Pha只觉得这个老铁最近脾气有些大,但谁也说不上是因为什么。于是乎这个口风的任务也就被Pha强制地落在了Beam身上。

“Kitty最近脾气很大嘛”

“滚吧!我哪有!只是很烦”

“哟,是谁让你爱而不得了,老铁助攻你啊”

可Kit本人看待这件“爱而不得”的事也并不清楚,他只是喜欢和Ming在一块玩而已,只是觉得和他在一块开心而已,他认为他对Ming不是喜欢,因为首先他们是朋友,其次Ming是男的。

道理他都懂,可他却就是烦恼得想打人。一边期待着和Ming的相遇,一边否定着这种期待,在床上滚了两圈的Kit只好扔了课本早早睡到被窝里以甩掉这些无厘头的杂乱脑洞。

 

期末的到来让工程学院和医学院的学生们都开始了心无杂念的学习生活,平时贪玩的男孩女孩们也都已经意识到状况不对,而选择扎根图书馆了。

从图书馆回家,Kit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条斯理地抬着腿上楼,却在楼梯的拐角处碰到了Beam以及抱着他不肯撒手的男友Forth。Kit摇摇头,同样是回家,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Kit现在只想用考试后的学习成果,闪瞎这对不务正业的狗男男。

可考试成绩出来后,Kit却发现,闪不了。

考完试剩下的,当然只剩下喝酒庆祝。Kit虽然从来不拒绝,但也不张罗,可这次喝酒居然是Kit吆喝的,Beam和Pha两人只怪罪Kit有事瞒着他们至今未讲,决定今晚要喝一局让他知道爸爸还没死。

Kit看着这一堆成绩优异还有对象的人,叹了口气,猛地灌下了一瓶。结果却是不小心引得了大家关注,并深深刺激着这群准备狂欢的人,拼酒的局子一下就被带动。Kit偷偷瞄着酒桌上和往常一样笑得开心的Ming,心里的烦躁又升起,拉着整桌子的人就是一顿喝。可有家眷的人仿佛总有保护加成一般,最后总能维持个清醒状态。可其他人可就不那么幸运了。

Beam拉了拉身边已经快坐不稳的Kit,“行了,还没点数了”

Kit回过头虚着眼睛看着Beam慢悠悠地才说,“你..你他妈管我..”

Beam生气地用手弹了一下Kit的额头,“没良心的东西”

Yo喊着对面的Ming试图让他清醒,Kit听到这几声“Ming”的呼唤立马就坐直了。

“Ming!在哪呢!”Kit伸出一只手臂高高举起,声音铿锵有力,眼睛却是半闭着。

Pha顺嘴接了句“找他干嘛,最帅的在这呢”

谁知Kit医生更是不得了的站起来大喊“我们Ming..是世界上最..最帅的男人!”

这句话的音调和内容,都足以惊呆在场的小伙伴。可那个喝多了的Ming却是趴在桌子上毫无动静。

醒了酒之后的Kit得知这一消息后,冷静地笑了笑,“呵,不可能”

Ming得知后,淡淡一笑,“很有眼光”

 

 

 

#关键字:死扛  任务已达成   

#本鱼由于太可爱所以又获得了逗老师奖励的新梗[ 草地 ]....嘻..嘻嘻..嘻..

评论(32)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