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有大鱼

暗中观察 一坑到底

未曾永恒 [2] Ming•Kit

*OOC  AU预警

 前文指路:[1]

——————————————

提示:这个坑点开上一章链接,就会知道是以前为了开车而写的铺垫。而我如今似乎终于良心发现不应该写些乱七八糟的来蹭热度。于是乎,车没了,文改了,标题也改了。第一章因为改动不是全篇改,所以就没有删除,只是在原文上修改了,但改动还是比较大。可以先看1哦

但这个坑我赌肯定有车(说得好像你哪个坑没车似的)

——————————————

正文

Kit将所有情绪释放在了室内的跑步机上。这台跑步机是和Ming分手后买的,一是觉得房间里空荡荡需要放点什么,二是要多锻炼免得自己身体变差,三是为了避免自己忙了一天以后,一回到这个家里就开始胡思乱想。

总算是觉得累了,Kit将自己收拾好了后一头栽进了床里。

 

一阵突然的敲门声把刚刚睡着的Kit吓醒,“Kit老师,是我啊”

门外传来这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但却有些不清楚,“谁啊?”Kit下了床,耳朵贴在门上问着。

“我啊,小 狼 狗 !”

Kit算是确认了来者何人。却又皱眉,大半夜的找来也不知为那般。“怎么了?”

随后便听见Ming委屈的声音传来,“开门..我冷..kit..”

心下一阵加速度跳跃,稳了稳心神,Kit还是把门开了。

刚开开门,一股浓烈的酒味就扑面而来。还没来得及缓解突然的猛烈气味,Kit就已经被带着酒味的人抱住,用着腻歪的声音开心地说着“KitKat,小狼狗回来了~”

Ming喝多了,这是Kit脑袋里唯一的想法。

以前Ming喝多了之后就很黏人,没想到现在还是这样。

却又不由皱眉,是啊,以前。

看着怀里这个闭着眼睛趴在自己身上抱着自己的人,Kit叹了口气,现在,我又该拿你怎么办。

Kit没有办法否认的,还是放不下。否则他怎么敢扶着他进屋,怎么敢任他搂搂抱抱,又怎么会帮他前前后后收拾。

找出衣柜里被塞在最里面的Ming的睡衣,Kit又懊恼地一头蒙进了衣服里。

真是多事的Kit。

喝醉了的Ming虽然黏人,倒也听话,只要严厉一点说话,让干嘛就干嘛,洗漱的也不费神。最后让躺下睡觉就立马闭眼睡觉了。Kit这才去把Ming衣服挂起来吹着。

Kit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裹着外套,看着床上那个已经清洗干净,也再没有酒味的人,就像以前一样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睡得很沉。仿佛中间空的三年皆是梦境,发呆,是当下kit唯一在做的。

想得多了Kit又开始懊恼了,让他进屋就算了,何必自作主张给他清洗呢。如果不是想到明天他需要离开,说不定连衣服都给他洗了。是啊,明天,明天等他醒了又怎么办。还有他这衣服,怎么就没扔呢。

 

“Ming...”

“我好想你,kit..”

“Ming..”

“嗯..我在..”

“给我..啊..”

“爱我吗..kit..”

“啊...嗯...”

舒服的呻吟声就这样发了出来,Kit被自己的声音唤醒。意识慢慢清醒,Kit不免烦躁地拍了下自己脑门,怎么又做了有关他的梦。

抬头看见房间里的灯依然亮着,看了看腿间的凸起的一团,Kit仰在椅子上嗷嗷叫了几声。

“Kit老师..”Ming撑在床上,就这样望着他,“您还好吗..”说罢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

Kit吓到,立刻回神。暗自思索着他会不会也听到了刚刚的呻吟声。但眼下,重要的是别让他看到自己腿间的奇怪凸起。

还没说话,Ming就接了下文,“真是打扰您了..”

Kit摇摇头,“没事,都这会了,你继续睡吧,我去睡沙发”

Ming叫住Kit,自己立刻起来跑去了卧室门口,“您快休息吧,麻烦您了”

Kit正担心着要怎么出去才不会被发现裆部的尴尬,他倒是解决了这个问题。也不和他争,Kit乖乖躺上了床。

床上还有温度,但床单上剩下的,还是自己的味道。

 

Kit的闹钟发出烦人的声音时,Kit还没来得及伸手,闹腾的声音就已经被关闭。Kit非常满意地翻了个身继续睡。但下一秒,又突然惊醒。

撑坐起来看到床边已经收拾整齐了的Ming,Kit刹那间不知怎么开口,是先说早安还是先说谢谢。

Ming先说了话,“老师,我先走了,您继续休息”

Kit又怎么可能睡得着,摇了摇头回答,“不了,正好起来,一会我还回趟家”

“...那..要不等你一起”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是爱不到结果而已,这样应该也不过分。Ming心跳地很快,很怕Kit又这样拒绝。

“..好..”

Ming听闻心里松了一些,也嗯了一声回答着“我简单做点吃的,一会蹭您的车”

Kit木楞地点了点头,目送了Ming离开房间。

 

往厨房望了望,他现在在做饭?Kit觉得不太真实,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仿佛跨过了所有的高山大海,那个人就这样站在了自己面前。

看着卧室外面偶尔出现的身影,放在以前,Kit是未曾想过的,那个贪玩爱闹的人,在国外待了两年做饭如此熟练了。

出国留学,果然对Ming来说是百利的。至于那一害,或许就是Kit。

 

Ming大四的时候,试图放弃学校的留学生项目机会,父母和学校的劝说或强制都不管用,他只说他要跟着Kit老师,说Kit不仅什么都会,还哪里都好。

这一切只好全都找到了Kit身上,父母的软牌、学校的谈话、两人的僵硬关系、外界的干扰,所有的情况仿佛都坏在了一起,让他混乱不堪。要如何才能做出好的判断?当时的Kit只想和Ming好好地一起为了未来努力,可现实哪里会给那么多时间让人考虑呢。

Ming端上煮好了的食物,对着卫生间唤了声,打断了站在镜子前Kit的思绪。

 

面对面坐着的两人还是让饭桌时间变得尴尬了。

 “在德国吃不惯吗?”Kit吃着东西,啃着勺子问

“还好,但总还是想念家里的味道”

 

以前和Ming还没有发展为情侣的时候,Ming总以学做饭为理由老往Kit的公寓跑,每次跟着Kit学会做出一个菜,就会跟个傻子一样,开心一整天,然后叫嚣着让自己去尝。

“Kit老师您快尝尝!!”围着围裙的Ming笑着,一只手一个碗,一只手一个勺子

“尝过了啊,尝过了”Kit推开第三次拿来的Ming

“再尝尝,再尝尝”又撒娇着凑拢

Kit盯着碗里的勺子想起以前他傻傻的样子,没忍住动了一下嘴角,脸上的酒窝就这样露了出来。

“在想什么,Kit老师”Ming抬眼盯着面前人问, 

Kit笑着摇摇头,“以前你做饭可没这么熟练”

Ming抿嘴笑笑也承认这个事实,但也没有说什么。

Ming好像变了一些,话变少了,以前在自己耳边说个不停的人现在不那么爱说话了。

“在德国学得很绅士了嘛”Kit搭话开玩笑

Ming咧嘴一笑,像是默认了自己的变化,“快吃吧”

Kit也只好点点头。攀谈失败。

尽管他是一名老师,学过教育心理学,也知道如何建立新型师生关系,如何换位思考,如何引导思想,但他现在面对旧学生或者旧情人的“绅士风度”,却只剩不知所措。

 

吃完饭收拾完毕,Kit给家里人打了电话,也就准备出门了。

两人各怀心思下了楼,一路无言走进了车库。Ming抢先去了驾驶位,Kit默默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毕竟Ming他住哪,他自己更清楚。

上了车将音乐开启,Kit想,总算是有个什麽声音在两人之间了。

不知道Ming在想什么,但Kit觉得自己的思绪像是一团混乱却又仿佛一片空白。

要跟他畅谈一下当年吗?或者探讨一下未来?

“你...找得到路吗?”

“嗯”

.....

还是不说话为好。

眼睛看着窗外,一路到了Ming的住处,直到察觉到Ming将车熄了火。

“那..”Ming的话还没说出来,Kit转过身对着Ming展现了一个酝酿了很久的笑容说着“你先回吧,我还得去趟超市”

Ming抿着嘴点点头,跟kit道了再见便走了。好像也没必要再说其他了。

Kit发动车子,握着方向盘缓缓驶离。吐了口大气,要装作无事可真累啊。

下了车的Ming站在一旁目送车远去,仰天叹了口气,五味杂陈。

在见到Kit之前,Ming设想了一百种和他相遇的场景,却没有一种设想里的自己如此冷静地面对Kit,亦或者是假装冷静。

这种冷静,是Ming面对Kit从来不曾有的。

他以为面对Kit,他会永远痴狂。

TBC

评论(9)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