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有大鱼

暗中观察 一坑到底

终于 Forth•Kit

*一发完   且只此一篇

*这一篇邪教来得很突然,是看一篇FB的甜文时,看着看着突然燃起了四奶情。好在该文作者很吃四奶没有打死我。该写手表示:你很神奇



正文


[1]


睡不着的夜双手都已经数不清,忙完了一天的工作,Forth坐在办公桌前迟迟不肯回那个无法安睡的家。

思前想后,拿着手机又拨给了Kit“下班了吗”

“还没,晚上我值班,怎么了”

“一会我来找你吧..我觉得还是来拿点安定才行..”

Kit沉默了一会没出声,想说什么但也没有讲出来,“好”


Forth没有开车回去,想在路上走走,却意外地拐进了一家酒吧。反正回去了也无法安然休息,不如喝舒服了再沉沉地睡死。

想着也就做了,Forth一向是行动派。


等电话响起的时候,Forth喝得有些迷糊了,接了电话却半天才慢吞吞地说了个“喂”字出来。

Kit在电话那端听得心急,十分钟过去了,才问出个确切的位置。


赶来的Kit本以为像以前一样,将账一结,就可以扶着这人离去。

可真正喝摊了的人怎么会那么容易被降服,费尽了心思和力量Kit才将人成功移动到车上。

下了车又是一路的搀扶,Kit暗自想果然这人的肌肉不是白练的,看起来瘦瘦的还真的挺结实。

等到门口时,Kit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将人抵在墙上,Kit又伸手去摸Forth兜里的钥匙。Forth不爱背包,一直都不爱背,说是麻烦。

左右两边的衣服兜都被Kit摸了,还是没有摸到,拍了拍Forth两边的裤兜,确实在裤兜里。伸手到裤兜里,刚刚摸到,却突然被人抓住手。Kit惊到,抬头看着他,“你干嘛,我拿钥匙”

Forth张嘴慢慢才说了句“..Kit..你来了啊...”


Kit心里五谷杂陈,不知道该高兴这个傻子喝醉了也能他认出来,还是该生气他的反应迟钝,但一瞬间还是觉得内心涌起一股暖流。

不再和喝多了的人进行对话,Kit又低着头伸手去摸钥匙,头顶上的声音又传来“Kit…你真好…”

手上的动作一瞬间停住了。Kit抬头,却看见这人靠着墙仰着头闭着眼像是困了。无奈憋了憋嘴,Kit拿着钥匙轻轻又拍了拍Forth的脸“只对你好啊,大傻子”


开了门扶着Forth进了房间,给人脱了鞋就将他扔进被窝里,又仔仔细细地给人盖好了被子。

难得你犯困要睡,那就早些睡吧。

Kit坐在床边的地上,看着侧着头对着自己的Forth,正闭着眼沉睡着。抬手轻轻摩挲一下Forth的眉毛、鼻子、嘴巴。

毕业几年,你的变化真的是最大的。和某人分开后,大学时的朝气也都随之不见了,只留下一个符合年龄或是超越年龄的稳重。

不想看你受罪,所以答应你开药;不想让你为难,所以对你隐藏心意。

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下他。而我,又什么时候才能拥抱你。



[2]


自从上次醉酒后,Kit叮嘱了Forth设置一个紧急呼叫号码。于是乎,时隔三个多月,Kit再接到喝醉酒的Forth在凌晨打来的吐词不清的紧急电话。而Kit几乎是从床上爬起来去救这个人的。

这回人有了经验,到了酒吧后特地找了个保安帮忙抬去车上,用小费换力气,Kit觉得是成交的。

觉得仿佛是昨日再现,车库、楼道,一切状况还跟那晚一样。

“钥匙呢?”Kit将人抵在门上,自言自语着,裤兜里没有,那就摸衣服兜。换来Forth哼哼唧唧的一句“Kit”。

Kit龇牙咧嘴地弹了一下Forth的脑门,“不省心!不省心!”却被人死死搂了个满怀。

Kit紧张兮兮地将人推开,开了门。


这次将人扶回家后,Kit还是尽量地给人收拾了一下。没有帮他洗澡,但也为他擦了擦满身汗的上身。

给Forth盖被子的时候,Kit像是撒气般的故意给人的胸口晾在了外面。

刚走到卧室门口,又转身回来给人盖上,仔细掖好。

顺势又坐在了地毯上,看着他微微张着嘴熟睡,Kit埋怨自己怎么就暗恋了这个蠢货这么多年。


趴在床边刚入睡的Kit,听到窸窸窣窣的翻身,准备抬起来看,可因为坐在地上 又趴在床边睡时间太久,手臂和腿都直直发麻。Kit就烂着一张脸换了个方向伸直腿。

“Kit..你..”身边传来Forth的声音。

“等会等会…我腿麻..”Kit闭着眼睛烂着一张脸阻止了对话的进行。


终于是等时间过了,Kit吁了口气,这才准备转身问,可这“怎么了”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Forth露出了上身望着自己。

可,自己是给他脱了衣服的。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这样的露骨而又专注眼神。


“好点了吗”Kit还是坐端正了问他

“头疼..”他说话还是哼哼唧唧的,看起来也不清醒

Kit一副你活该的表情,但还是起身了。

“别...”Forth拉住Kit的手腕

“...我去给你冲点蜂蜜水喝”Kit示意Forth松手,可却没有换来顺从。

Forth顺势把人拉倒在床上,“Kit...”

Kit内心不知道飞过多少朵云了,挠得他本就柔软的心又开始发痒“你…知道是吗..” 

Forth嘴里慢吞吞地拼凑出一句完整的“只有你不知道”。

但Kit现在不敢轻易揣测这句话的意思,他怕答案是不如意的。

Kit还愣在Forth怀里,衣服就被身后的人掀起,Kit猛的抖了一下要起身,却被身后的人死死地圈在了怀里,手更加放肆地伸进了衣服里。

Kit手挪不开环在身前的手,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Forth,我是Kit啊” 

Kit喜欢Forth,但不想做备胎,更不想当谁的替身。

 “我知道,你是Kit”

只此一句,Kit就已经败了。


Kit愣在位置上无法动弹,由着Forth在自己身上游走抚摸。看着他小麦色的皮肤在自己常年不晒太阳的地方游走,仿佛在提醒自己这个人的存在。

Kit觉得自己应该拒绝他,可,大家都是成年人,对对方的渴求,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压制住。

Forth将头钻进Kit的宽松睡衣里,舌头在身前两粒红豆上轻轻点点,微微发硬却香甜可口。手上的力道却是虚无,在另一端摩挲触碰。再将衣服向上翻,原本白皙的身体已经染上了大片粉红。

“Kit...”

只剩呼唤,再无他话。



[3]


再次当某天凌晨接到Forth的电话时,Kit心下一声叹息,不该又是喝多了吧,离上次醉酒大概三个月了,算着时间也该是了。

Kit也不墨迹那么多,直接开门见山就问“在哪 我去接你”

“…你家门外”

这个回答着实惊着Kit了,立刻坐上,跳下床跑去开门。

开门后左右望了望却是空有楼道灯。

关上门靠在门背后,“你他妈的…好玩是吗?”Kit对着手机里咒骂,可是却委屈得不行。我以为你最近的变化这么明显,是看到我的情和我的好了。为什么又突然间给我一个透明糖果却又抓走说那只是泡沫。

嘟着嘴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委屈,也不再说话。只听到Forth在那边着急解释,声音断断续续的,“Kit,你再开门。”

Kit虽说是不情不愿,但难免心存侥幸,还是开了门。

“Kit,生日快乐”门口的Forth抱着一束鲜花站着“我是不是第一个送祝福的人”

Kit见他这样,开心的是他对自己的上心,失落的是和自己预想的内容不同。只是淡淡道了句“不是”

“没关系,但我是今年陪你过生日的人”

Kit叹了声气,“凌晨两点起来给酒鬼开门听生日快乐”

“你..不懂我的意思吗”Forth愣在那里,仿佛失落的人不应该是Kit,

“我是喝了酒,但我没醉。我想通了,我是喜欢你的。”

“...所以我去喝了酒。”

…..

Kit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是把眼泪也给震落了几滴,这算什么啊,喝酒的冲动吗?

“我就是...壮壮胆..”


Kit听见Forth有些小声的解释,却也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以后都不会再喝醉了”

“…醉也只醉在Kit的酒窝里”



评论(2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