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有大鱼

暗中观察 一坑到底

称职男友 Forth Beam


*是正经的小短文  

*其实早就写好了,但一直没写好就一直没发,挣扎了这么久我还是写不出来车了,不挣扎了,就当小段子看好啦。



正文

抱着怀里人刚得到睡着的机会,Forth又被在手臂上的转动的人弄醒,伴随着丝丝的哼唧,Forth又立马坐起来按开在床头的房灯开关,拿了柜子上的药再附身在Beam的身旁。

“好了好了乖”

“我们Beam最乖了”

“不要挠,乖”


Forth拿着药挤在手上,仔仔细细地在Beam的身上涂抹着,阻止着Beam拿手去挠痒。Beam这是又累又困,想睡却又被身上的痒弄醒,少不了要哼哼唧唧地翻身挠痒。

Forth看着Beam他这身上的红疙瘩,只好边吹边搽药,还少不了要说些哄小孩的话才能换的人的安分。


Beam前几日约着Pha和Kit跑去玩了一周,可也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怎么样,回来就跟Forth说身上长了好多红疙瘩,痒得要命,挠了又疼,可同吃同住的另外两人却屁事没有。将衣服掀起来给Forth一看着实是吓着Forth了。Forth借着和Beam出去吃饭的时间,拉着Beam去药店买了药回来。

但这一晚Forth倒是不得安宁。


“你会不会嫌弃我啊”洗完澡的Beam脱光衣服趴在床上等Forth给他搽药,嘴里念叨着,“也不知道怎么偏偏就只有我”

Forth弹了一下这人的后脑勺,“连续涂几天药 很快就好了”。从后背向下一点点地顺着腿再到脚踝处,这背面才算是搽完了药,又叫人转身,Beam胸前倒是没长多少,就是腰那严重了些,又被Beam自己抓得红痕一条一条的,还有一些被抓破流了血的结疤。Forth不免要心疼得叹气,“怎么玩的时候就不知道买药,你看你挠的”。

Beam自知理亏也不接话,只是觉得Forth真好,药上得还挺细心的。

Forth埋怨归埋怨,还是仔细地给人上了药。


等Forth收拾了去冲澡,Beam也穿好了大裤衩子躺在床上,不能挠不能抓,还好上了药有一些凉悠悠的感觉传来才没那么痒。

Forth穿了个内裤从厕所出来,就看见Beam头枕着手躺在床上,仿佛是若有所思。Forth扑上去双手撑在Beam肩膀两边,“想什么呢”

Beam叹气,“想什么时候才会好”

Forth闻言无奈又好笑,亲了口Beam,“很快就好了”,然后便翻过去侧身躺在床上,顺手拿了手机玩。


Beam看着这人今晚上居然如此寡淡,翻身坐在Forth身上,皱着眉一脸严肃,“你嫌弃我!”

Forth拿开手机,看着身上的人皱着眉嘟着嘴,被他正经脸逗笑,扔了手机撑起身子坐起来,扣着身上坐着的人的后脑勺,靠近,看着Beam已经乖乖闭上了眼,Forth好笑,故意没有将唇再凑拢。伸出舌头舔了一下Beam的嘴唇,离开,又舔了一下,再舔了一下,Beam这才睁开眼睛。

这才看清Forth一脸玩味地对着自己笑,Beam又气又急,脸也开始发红,烦人!


Beam伸手箍住Forth的双颊,猛地凑拢,两人的嘴唇终于相依。Beam率先将舌头侵入对方的口中,撩拨起Forth的冷静。Forth的大手最后落在Beam腰的两侧,再慢慢地伸进宽松短裤,隔着内裤,向臀上抚了去。

腿跨开坐在人家小腹上的人已然觉得心急,身后的触感丝丝缕缕,可那只手探进底裤在腿缝的走势却又提醒着自己的难耐,不自觉地开始动腰不断蹭着身下心怀鬼胎的坏人,要他的回应,要他的出击,尽管看破了他的小计谋却还是顺了其意。Beam并没刻意抑制的哼唧声,随着Forth的手指在身后掀起来的热浪,断断续续从口中发出来。


“Forth..要你..”


等到人终于是说了这句话,Forth才翻身将人按在了身下。这长夜的时间随着沉闷的哼声被抛在脑后,只有身下爱人的白粉肌肤带来的紧致和意味深长的绵绵情话。


终于是折腾到Beam一躺下就要睡,Forth这才又拿来纸擦着床单。原本还架在自己腿上的小白腿已经翻到了另一边,抬眼看过去,该主人已经睡得沉了。Forth扔了垃圾,伸手捏了捏Beam的屁股,才伸手又拿来药给人搽抹。

Beam又吵着痒,要伸手去挠。Forth一把将人的手抓住,警告其要听话,这才换的Beam瘪嘴将手放在头下枕着。Forth又给人全身搽药,等弄完,发现这人早就已经睡着了。丢了手上的棉签,Forth看Beam微微张着嘴却是仍然睡得沉,不自禁地亲了一口,这才关了灯上床睡觉。

将手臂伸到Beam的脖子下,Beam闭着眼很自觉的翻了身转过来趴在怀里。Forth心里又甜得要命,原本骄傲又放肆的野猫如今就这样乖乖的缩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Forth亲了亲Beam的额头,这才闭上眼睛准备睡去。


“嗯...”

“Forth...

“痒...”

怀里的呢喃声传到耳朵,Forth又立刻睁了眼,将怀里人在动的手抓住。今晚太忙,不用睡了



次日Beam才觉得自己昨晚真是做了一个脑袋进了浆糊,没事问什么嫌弃不嫌弃的话?得到了的结果不仅是身上还痒,现在床也下不了了。

“Forth!你个王八蛋!”

王八蛋此时正在厨房拿着锅铲,听到来自爱人的呼唤,控制不住地咧了嘴,却是讨打地回了一句“老婆,你看我能干吗?”

“干干干!我干死你!”嘴炮从来不输,尽管此刻是瘫在床上待喂养之人,殊不知厨房里的人已经关了火。





评论(15)

热度(238)